跳至正文

欧冠八强就位看现在、看将来更看这个逝去的时代

意大利球队表现强势,除了意甲领头羊那不勒斯外,米兰双雄也携手杀入八强,如此盛况已是多年未见;曼城则携手切尔西成为英格兰的代表,两支以蓝色为主打色的球队,将捍卫不列颠的荣耀;拜仁、皇马、本菲卡分别是各自联赛的独苗,南大王与银河战舰在欧冠不进八强才是新闻,反而是从死亡之组杀出来的本菲卡让人耳目一新。

本赛季欧冠八强全部落位,看似平平无奇,实则能看懂现在,洞见未来,缅怀过去。

瓜迪奥拉在此前的采访中表示,欧冠的成绩无法定义他在曼城的成功与否。但作为凡夫俗子的我们无法理解战术大师的心境,反而在广大球迷的眼中曼城拿不拿欧冠真的关系很大,毕竟连续多年持续巨额投入,没能称霸欧洲,总是在英格兰打转确实是美中不足。

从另一方面看,曼城目前逐渐完成了土豪向豪门的蜕变,连续几个赛季杀入欧冠四强就是最好的证明,球队高层、队内巨星、曼城球迷谁不想染指欧冠奖杯呢?

再从另一个角度看,瓜迪奥拉离开梦三巴萨后,再也没能夺取欧冠,在拜仁也好、曼城也罢,天天引领战术革命“求真悟道”值得尊敬,但是足球也有其功利性,有成绩时整活儿叫“奇谋频出”,没成绩时战术再精巧都叫“自毁长城”。

摆在曼城面前最大的困难是拜仁、皇马两大欧冠“钉子户”,最近巴萨近况不佳,昔日皇萨仁从来都是欧冠上最稳定的豪门球队,对于新兴贵族下手通常也不留情面,我有强烈预感曼城可能在八强战遇到这两大拦路虎之一,曼城在实力上看是有优势的,如果能稳稳当当拿下“老贵族”,无疑会增加他们走向冠军的信心。

至于其他对手,只要瓜迪奥拉不自己整活儿,要搞出什么新花样,应该不会出大问题。阿森纳联赛那么稳,蓝月军团应该想想欧冠了!

拜仁尚未构建完美,皇马“三连冠”班底老矣。新老贵族权力交替,本赛季就是最好时候。

意甲射手王奥斯梅恩,葡超射手王贡萨洛-拉莫斯,英超射手王哈兰德,这三位应该是本赛季欧洲最猛的三门火炮了。

从目前的排名来看,哈兰德“五球屠牛”打出超级数据后,一跃成为欧冠射手榜首。挪威人的可怕之处在于他既有稳定输出还有爆发输出,在曼城的战术里他既能依托体系,还能超越体系,考虑到他身边有德布劳内、格拉利什、马赫雷斯、罗德里这些传球能力不俗的队友,魔人布欧应该最有可能斩获欧冠金靴。

本菲卡的头号火炮——世界杯英雄贡萨洛-拉莫斯,在施密特注重技术、注重整体的体系之下,前场集中了大量的兼具、速度与盘带的攻击手,拉法-席尔瓦、格德斯、内雷斯这些球员保持了球队前场的动能与冲击力,在欧洲各大联赛效力见多识广的若昂-马里奥充分发挥了其全面性的特点,这些人的存在都为风格可中可边的拉莫斯提供了巨大的发挥基础。

本赛季他枪管无比火热,目前各项赛事已经为本菲卡攻入了23球外加4次助攻,联赛中以15粒进球领跑射手榜,只是在上很多进攻机会都被马里奥与拉法拿走,才没有让拉莫斯获得更多机会。他的三个欧冠进球两个来自淘汰赛,此后打起硬仗来,相比施密特相比还要仰仗拉莫斯这杆快枪。

奥斯梅恩的情况与葡萄牙小将类似,本赛季那不勒斯重点显然在意甲,这支意大利南方强队极有希望打破北方三强对意甲冠军的垄断,并借以追思昔日马拉多纳之荣耀。

因此,主力中锋奥斯梅恩此前一直以联赛为先,欧冠上小将拉斯帕多里、替补小西蒙尼不辱使命,各自打入四球,让尼日利亚前锋看上去不是那么不可或缺。

然而淘汰赛是硬实力的比拼,奥斯梅恩的四个欧冠进球,三个发生在欧冠1/8决赛与法兰克福的两回合较量中,可以说为维苏威海妖晋级八强立下了汗马功劳。在后续的比赛中,奥斯梅恩的重要性不言自明,他的出战机会显然也会更多。

早在他效力里昂时期,我就感觉这位把握机会能力突出、冲击力强悍的尼日利亚中锋将来会出类拔萃。在那不勒斯效力后,奥斯梅恩的成长甚至超过了我的预期。面向球门进攻能力毋庸置疑,下步如果能提升自己背向球门的护球策动能力,提升自己的支点属性,那他就彻底成长为现代一流中锋了。

江山代有才人出,各领风骚数百年。能与哈兰德竞争的可不止姆巴佩,至少在进球这方面,拉莫斯、奥斯梅恩都足够让魔人布欧引起重视。

曾几何时啊,欧冠也是梅西、C罗交锋的舞台,前有梅西梦三巴萨横行江湖,后有C罗连冠皇马所向无敌。然而,岁月如飞刀,刀刀催人老。现在我们回想一下,上次梅罗征战欧冠八强战是什么时候?

18-19赛季,C罗带领老妇人尤文图斯征战欧冠八强,总裁个人无力回天,被青年军阿贾克斯挡在四强之外。

19-20赛季,梅西带领巴塞罗那杀入欧冠八强,遭遇拜仁慕尼黑8-2血洗,巴萨体系性崩塌,梅西难以力挽狂澜,无缘半决赛。

世界杯前,C罗与曼联撕破脸进行地位之争,是放不下自己最后的倔强。世界杯上,梅西孤注一掷拼下大力神杯,是为了自己意难平的念想。

去年冬天的诸神之战,其实不是告别的开始,而是告别的结束。而离别的起始就是从“绝代双骄”无缘欧冠八强开始的,这座昔日他们都引以为傲的战场、灯光璀璨的舞台,其实早就用自己的方式让让他们同大家、同他们的时代说了告别,只是我们都不曾察觉罢了。

有人怀念莫斯科卢日尼基球场的雨战称雄,有人提及罗马城奥林匹克球场的诸神归位。

可是,我们满眼望去,现在利雅得皎洁的月光中,未来迈阿密和煦的阳光下,仿佛有位拿着火药枪的剑士在说:“大人,时代变了。”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 * 标注